人民政协报校外培训治理系列谈之一:校外培训引发关切的背后

时间:2021年03月17日 来源:人民政协报 浏览:15394

字体放大字体缩小

校外培训治理系列谈①

校外培训引发关切的背后

——对话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督学、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 刘林

本报记者 贺春兰

访谈背景:

       在刚刚过去的全国两会期间,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成为代表、委员最为关注的焦点话题之一。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医卫、教育界联组会时强调:“培训乱象,可以说是很难治理的顽瘴痼疾。”“对打着教育旗号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要紧盯不放,坚决改到位、改彻底。”3月10日,网络上流传了一则北京几个区暂停线下校外培训班并进行严格检查的消息,旋即引发了美国股市中概教育类公司股价的大幅下跌。第二天,北京市教委发布了正式声明,表示“消息不实”“将有序恢复线下培训”,随即美股相关股价回调。

        除了代表委员、资本市场、培训机构高度关注外,这几天,家长群亦议论纷纷。继校外培训本身引发关切背后,新一轮的校外培训治理显然又箭在弦上,同样引发各方关切。究竟什么原因让校外培训引发如此强烈的社会关注?究竟应该如何认识我国校外培训发展的社会需求与社会使命?新一轮治理的重点当在哪里?民办教育界又应该有怎样的行业自律?

        各界期待中,本刊特别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督学、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

        1 无序竞争助推各方焦虑

        教育在线:当前,传闻新一波治理来袭,教育中概股下跌。有消息称,中央关于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史上最严的措施”即将出台,所以股市成了“惊弓之鸟”。相关情况您关注了吗?

        刘林:您讲的这个情况我关注了,也从协会角度第一时间和北京市有关部门领导做了沟通,我得到的信息与第二天北京市教委发布的声明的基调是一致的,即所谓的暂停是在1月份因疫情而开始的,原计划就是3月中旬开始有序恢复,有序恢复有“书面申请、自查自评、检查整改、公开承诺”四个环节,此次布置检查是有序恢复的一个步骤,不是再次按下暂停键。对此,舆论不要过度解读。

       教育在线: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成为代表、委员最为关注的教育话题之一,也是同期社会热议的焦点话题之一。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医卫、教育界联组会时就此问题作了专门指示。就您的观察来看,人们对培训业如此热议的背景是什么?是否会引发“史上最严治理措施”的出台?

       刘林:两会期间会上会下的热议,背景是去年以来校外培训市场特别是在线校外培训市场的“高热度”:转型热、投资热、广告热、投诉热、舆情热。这波热潮来得很猛,对2018年的治理成果形成了很大冲击。

        当然这背后是有特殊原因的。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在线教育得到迅猛发展,中国进行了有史以来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线上教育实践,也使得人们习惯了在线教育的形式。巨大的市场空间,使因疫情暂时闲置下来的资本蜂拥而入。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在线教育新融资规模千亿元以上,数倍于历史各时期总和。由于投资期过度集中,也因为市场前期培育不足,一些机构为竞争有限的市场份额展开烧钱大战,广告铺天盖地,对潜在的客户群体进行狂轰滥炸般的“立体式”“全时段”营销,在催生“市场规模”的同时,各种贩卖焦虑式的过度宣传激起了社会各界的反感,包括原来许多支持校外培训的群体。另一方面,也由于技术准备、师资准备不足,质量问题和退费难等问题成为投诉热点;恶性竞争下,部分机构倒闭、跑路又成为社会舆情的新焦点。总之,在线教育市场前景空间巨大,但违背教育规律的过度开发、过度营销,助长了部分家长的“升学焦虑”,而在线教育机构也陷入了“流量焦虑”中,而且面对可能出台的新措施又产生了“政策焦虑”。所以,及时出台相关措施,规范发展在线教育,有序恢复线下教育,势在必行,对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和长期投资者而言,从长远来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校外培训有市场属性,但教育属性是其根本属性,良性发展必然是教育规律与市场规律的和谐合奏。

       2 是否应该全面取缔?

       教育在线:两会期间有全国政协委员提出,全面取缔校外培训机构,还有一些代表委员也提出了取消相关考级培训等建议,对类似观点您怎么看?

       刘林:我注意到多数代表、委员在这个问题上讲的是“规范”和“治理”。我认为现阶段全面取消校外培训机构既没有必要,也不可行。首先,对校外培训存在的意义要一分为二地看,不能全面否定。事实上,即使是当下,培训业也依然被需要,其正面作用也仍在积极发挥中;其次,对校外培训机构也要一分为二地看,不能全部否定,违规的依法处理,该取缔就取缔,但不能“一人得病全家吃药”,合法运营的不能随意取消;第三,对来自社会各方面的意见也要一分为二地看,从总体看,目前对校外培训诟病者不少,但支持其继续存在的也很多,部分家庭部分人有这个需要。反观国际上,有些国家曾经在某一时期宣布过取缔全部校外培训,但因为有需求,培训机构转为地下运行后,不仅更加难于管理,而且价格还上涨了,百姓负担反而加重了,后来只好又放开了;第四,对家长焦虑原因也要一分为二地看,固然,在线校外培训的疯狂广告助长了家长的焦虑,但家长焦虑的根本原因不在校外培训,而在于优质教育资源的相对短缺、现行考试评价制度的导向、中小学减负与家长需求之间的重大反差所致。教育是个系统工程,家长焦虑更不是校外培训机构的“原罪”,头痛往往是全身疾病所致,不能头痛医头,更不能头痛医脚。

       我认为,针对课外服务需要,在政府尽可能扩大公共服务供给的同时,应该引导校外培训机构健康、规范发展,以实现多赢。

       3 新一轮治理重点

       教育在线:据您了解到的情况,政府是否会推出新一轮的治理措施?这波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的重点会在哪里?

        刘林:应该会的。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已经向社会传达了明确而强烈的信号。就我的分析和解读,同以往相比,下一阶段的措施可能会力度空前:一是强劲发力,不仅体现在治理的措施内容上,也会体现在执行力度上;二是双向发力,拓展校内课后服务和规范校外培训并举;三是全面发力,首先是教育行政部门和其他相关部门按职责分工进行齐抓共管,其次从培训内容到资金监管全面规范;四是持续发力,我感觉这次政府相关部门不仅态度很坚决,而且通过成立“工作专班”等实际手段来落实“不达目标不收兵”的承诺。特别要说明一点,以上是我个人的理解、分析,不代表任何官方立场。对下一阶段治理校外培训的措施,要以教育部等有关政府部门发布的信息为准。

        教育在线:不达目标不收兵?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也是国家督学、公共政策研究者,您认为,校外培训治理,政府该有的目标是什么?

        刘林:我认为应该实现多赢:三个减轻、三个更加,即学生过重的学业负担减轻、家长的额外精力负担减轻、家庭教育支出负担减轻,校外培训教育教学更加规范、校外培训业态发展更加健康、校内外教育协同更加紧密。当然归根结底还是要促进更加公平更加优质的教育体系建设,使百姓更加满意。

        教育在线:就您的观察,这一轮治理的重点在哪里?

        刘林:陈宝生部长有个表态,即治理的重点是整治唯利是图、学科类培训、错误言论、师德失范、虚假广告等行为。我想这次治理肯定是全方位的,培训机构应从办学条件、培训内容、教材教案、收费管理、营销方式、教师资质等各方面做好充分准备,特别是从事在线教育的校外培训机构。由于过去是备案制,过于宽松的准入条件导致了过度发展、无序发展,最终导致了各种乱象,我想政府方面会吸取前一段的教训,从源头治理入手,及时补上巿场准入、收费调控、质量评价、资金监管等方面的缺陷与短板的。

        教育在线:之前我们也多次治理过,但常常出现一阵突袭之后,一切如故,对此您怎么看?

        刘林:我注意到,这次治理对有些难点问题提出要先试点,总结经验后再全面推开,应该是防止上述现象出现的一个重要举措。

        4 培训业发展的阳光大道

       教育在线:面对当下形势,一些校外培训机构正在寻求转型,转向成人教育、职业教育、学前教育、艺术教育,校外培训教育特别是在线培训教育市场前景如何?转型应该注意什么?

       刘林:烧钱能烧出瞬间火光,但烧不出光明未来。我认为当前校外培训发展中不仅遇到了政策调整期,也遇到了市场调整期。一方面由于去年的过度开发,在线教育市场利好已经被提前预支,需要一段时间“休养生息”;另一方面政府将课后服务纳入公共服务范围,而且在不断提升课后服务与家长、孩子需求之间的匹配度、质量、特色,一部分需求会回流至校内,市场空间将被压缩。两期叠加之下,转型势在必行。

       转型的领域上,应该关注政策走向。例如有人提到转向在线学前教育,这个问题在家长中、社会上是很有争议的,主要是视力、健康等方面。我认为进入新时代,学前教育、基础教育的造福民生功能、促进公平作用和公共公益性质在不断强化中,政策敏感度越来越高,校外培训机构应该提高政治领悟力,及时认识到这一重大变化,不能再走市场化产业思维的老路。互联网让校外培训穿上了走得更快的新鞋,而新时代要求校外培训走上更光明的正道。要适时主动谋划未来发展之路,部分机构可以提前布局转型之路,向其他赛道转场,向线下空间布局,延伸创新链发展链。转型过程是痛苦的,但有一扇窗被堵上,常常又有另一扇窗在打开。

        教育在线:同意。高质量的教育期待有情怀有能力的教育人作出更多努力。无论如何,关键是要真正做教育,要真正地解决民生问题。

        5 行业自律与协会作为

        教育在线:我注意到您在担任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后,公开发表民办教育的观点时立场似乎有些与之前不同,从公共政策理论研究者角度转向了行业发展与社会公益协调者的角度?是有意为之吗?

       刘林:是的。在其位谋其政,职责定位使然。中国民办教育协会既是投资人、举办者的行业组织,更是两千多万从业教师、职工的娘家。大家共同为近6000万学生和广大百姓服务,而协会要关注众多办学者、广大师生的切身利益和健康发展,事实上,他们是老百姓所期待的“学有所教”的全面小康社会所必需。

        教育在线: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在校外培训治理中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刘林:校外培训教育健康发展是大家的共同愿望,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在校外培训治理中将充分发挥行业引领、行业自律、行业监督、行业协调等职能职责,并当好政府的助手,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全面做好服务会员和培训机构工作,促进校外培训朝向人民满意的方向可持续发展。

        具体而言,我们今年将从以下两个方面入手来参与校外培训治理:

        一是加强行业引领。一方面是通过思想交流、学习培训,提高培训业举办者的政治领悟力,在正确办学方向上引领发展:另一方面将以发布行业发展报告、市场风险预警等方式,对校外培训领域业务发展方向进行适度引导。民间资本是民办教育的伙伴,珍惜伙伴最好的方式是和他们一起选对投资领域和项目。

        二是加强行业自律。协会正在着手研究制定校外培训行业服务标准,将通过行业公约、专业认证、星级评价等方式“扶优”,同时发布机构黑名单、对严重失德者实施行业集体禁入等办法实现“汰劣”。



责任编辑:郭宝

分享: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